CBA

年轻工程师潘彦丞白血病母亲哭晕谁来救儿子

2020-02-15 13:36: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年轻工程师潘彦丞白血病 母亲哭晕:谁来救儿子?

詹月秀拿药给儿子潘彦丞。

文/图 佛山张少鹏

昨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潘彦丞睁着眼睛,看着输液瓶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他说,感觉这就像自己倒计时的生命。今年5月中旬,在南海务工的27岁广西小伙潘彦丞被确诊患白血病,疾病让他变得虚弱、慌张,他说,现在已经不害怕离去,害怕的是命运多舛的母亲能托付给谁?

痛苦:谁来救儿子?

5月13日,在南海官窑一家机械厂做工程师的潘彦丞突感胃痛,5月15日,他在佛山市中医院被确诊为白血病。

他第一时间给在阳江打工的母亲詹月秀打了,支支吾吾的话语让母亲察觉不妥

,后来,我只能告诉她实话,让她到医院照顾我。潘彦丞说,真相说出那一刻,那头长时间的沉默。59岁的詹月秀带着绝望,坐上来佛山的大巴,哭了一路,哭到全车人都看着她,他们觉得我是疯子。詹月秀说。

他从小帮我做农活,身体很结实的,怎么就得了这个病。詹月秀始终无法接受儿子的患病,每次说到病情,接触到药品,她就会焦躁。在医院陪护的日子里,母子不时会因为病情而拌嘴,潘彦丞多次看到,母亲转身到病房外流泪。医生说,这个病必须进行骨髓移植,光靠化疗,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潘彦丞对说这番话的时候,一旁的詹月秀又哭了起来。

光骨髓移植最少就要30多万,还很有可能失败。潘彦丞说,他工作3年,每个月工资不过3500元,母亲在阳江打工每个月只有1300多元,这些钱在疾病面前杯水车薪。目前,潘彦丞进行了第二个疗程的化疗,早在第一个疗程,他就已经花光家里多年积蓄,现在仅靠亲朋好友送来的四万多元和前阵子好心人捐的3400多元维持治疗和生活。

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现在,詹月秀整晚失眠,母子常常一起在黑夜里睁着眼睛沉默到天亮,詹月秀打算将老家唯一的自建房抵押给银行贷款,可那房子没有房产证,银行会要吗?

忧愁:谁来照顾母亲?

妈,我要是走了,你要好好活着。你在,我就在。

母亲为儿子的病情担忧,而儿子最放心不下的也是母亲。躺在病床上,潘彦丞时不时想起做完第一个疗程后休息的那段日子。那个时间,母子两人租住在禅城区丝织路边的一个10平方米的单间,母子在异乡相依为命。

6月23日,母亲陪潘彦丞到中山公园散步,短短的一段路,他走了近20分钟,走的虽慢,却是自读大学之后陪母亲走的最长的路,我也不知道能陪妈妈走多久,能陪一会算一会吧。潘彦丞说,母亲是一个苦命的人,小时候,她的右手掌被烧伤,5个手指全没了。因为残疾,成年后,她只能嫁给了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父亲,家里2亩地,都是她在种。

结婚后,詹月秀生了2女1男三个孩子,大女儿从小就有心脏病,好不容易拉扯到孩子长大,带着丈夫投靠在阳江打工的亲戚,却又把丈夫给丢了,丈夫在阳江一间工厂做保安,去年9月9日,工厂放假,他到外面买东西,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至今生死未卜。

那么苦的日子,我都没见我妈哭过,可这次她哭了无数次。从小学习成绩就好的潘彦丞是母亲唯一的希望,他至今仍记得当年考上西安工业大学时,母亲眼里闪烁的光芒,他也一直希望成为这个贫困家庭的主心骨,可这场病可能让所有希望落空。

我有时候会打给我两个姐,拜托她们在我走后抚养母亲。说这些话的时候,潘彦丞将母亲支走,眼泪滑落脸庞上,姐姐的家庭环境也不好,我不怕死,我就怕没人照顾我妈。

爱心提示

如果想帮助潘彦丞,请汇款至佛山在市慈善会设立的佛山爱心基金。

户名:佛山市慈善会

账号:

开户银行:建行季华支行

备注:汇款附言请标明佛山爱心基金+潘彦丞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在线咨询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靠谱吗
怀化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成都著名妇科医院
中山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