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法武封圣 第659章 相互了解

2020-01-17 00:37: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武封圣 第659章 相互了解

丁馗在去如雾楼的路上就观察过那条小街,强大的精神力在别人的住宅中寻得一条通往其它大街的路,就是要摆脱跟踪去一趟宗室府找少典密。81中文

谍情司在宗室府设有公开的联络点,不是内部人员是不会被带去他们的总部,丁馗用不着到联络点找少典密,哪有上级去下级那里的道理。

虎贲指挥使公署平时要安排府卫守护宗室府,在宗室府有重要地位,紧挨在太尉公署旁边,丁馗来到宗室府第一时间自然是先去拜见太尉大人,然后再回自己的公署。

仇虬领着二十多位虎贲指挥使官署的大小官员,在公署门前排成两队迎接丁馗。

跟之前丁馗回内卫司不一样,那时候他还没成年,官职只是虚领,如今他都二十了,那是货真价实的一路指挥主官,宗室府等级森严,指挥使官署谁都不敢得罪他。

“他是夏腾,她是段绣,都是您手下的佥事。”仇虬指着身后的一男一女给丁馗介绍。

“夏腾(段绣)拜见指挥使大人!”

两人一起对丁馗深鞠躬。

“很好,段绣,去把少典密叫过来。”丁馗还没走进公署大门就开始号施令。

“遵命!”段绣满心欢喜地离开,丁馗用她代表着一种信任。

除了专门给国王提供的情报,剩下的谍情司要与其他部门分享,尤其是上级部门,如太尉、虎贲指挥使等。

不过少典密不是随时能侍候这些上司的,会派副司长或下面的堂主应付,除非他很闲或者是想见那位上司,丁馗就属于他愿意见的那一类。

来到虎贲指挥使公署少典密恭恭敬敬地给丁馗行礼。

“下官少典密参见指挥使大人。”

在这里可不能讲什么私交,乱了宗室府的规矩是要被太尉责罚的。

“坐下说话。”丁馗对自己的手下扬扬手,“你们没什么事出去忙吧。”

谁还看不出来两人要商谈机密,想拍丁馗马屁的人只能先行离开。

丁馗稳坐主位上,直视少典密双眼,说:“都城里有人跟踪我。”

少典密像火烧屁股似的一下站起来,急切地说道:“绝对不会是我们的人,下官敢以项上人头担保!”

“呵呵,密哥误会了。”丁馗忽然笑起来,“坐下说话,是不是谍情司的人我能看得出来,好歹我任虎贲指挥使两年多了。”

“那大人的意思是?”少典密迟疑地坐下。

“我想知道谁在跟踪我?他们有什么目的?这次来都城是为了与长公主定亲,如果跟踪我的人意图不轨,那么他们就是跟君上做对,我想君上不会不管吧?”

“跟踪当朝驸马那还了得,下官回去立刻安排人手,一定给大人满意的交待。”少典密松了一口气,是不是装的丁馗看不出来。

“我知道跟你打听公主的事情不太合适,但是想尽可能得到她的信息。”丁馗至今还不知道少典鸾长什么样,虽然总是有人在他面前称赞她的容貌。

“呃,大人之愿乃人之常情,宫里的事情下官确实不能多嘴,其实最清楚又可以说的是内卫司,您问他们最合适。”少典密虽然没透露长公主的信息但是给丁馗指了一条明路。

要说宫里的情况内卫司比谍情司熟悉得多,每个宫苑都有侍卫把守,但凡王子王女出宫就会有侍卫跟随保护,想知道少典鸾的情况找内卫司没错。

少典密离开后仇虬叫来夏腾,说:“大人让你去请少典胤。”

“原来大人没有讨厌属下,也有事情安排属下去办。”夏腾的脸上露出喜色。

“不要胡思乱想,大人是带兵的人,向来奖罚分明,只要你用心办事他就不可能讨厌你。”仇虬一本正经地教训夏腾,坚决维护顶头上司的正面形象。

少典胤比少典密难请多了,要不是因为跟丁馗有点交情,凭夏腾的面子叫不来他。

丁馗同样只留下少典胤在房里谈话,其他人都被赶了出去。

“呵呵,大人想知道长公主的情况啊,那找下官可对拉,有一位画师曾给长公主画过肖像,下官让他临摹一份给您吧。”少典胤有种被丁馗当成心腹的感觉。

虎贲指挥使影响不了谍情司和内卫司的职位升迁,但有权削减这两个部门的部分预算和奖励,要死盯一个人不放的话,太尉有机会将那人开革。

要到少典鸾的画像丁馗仍不满足,又问了一下她的生活习惯、平时的言行举止、个人喜好等等。

别人问少典胤同样的问题,他或许会考虑一下说还是不说,现在驸马爷打听公主的情况,毫不犹豫就把知道的一一告诉丁馗。

王宫里,闷闷不乐的少典鸾趴在窗边,看到少典丹走进院子,故意扭头冲着屋内。

少典丹摒退左右,一个人走进长公主的闺房。

“鸾儿,今天怎么不去学女红啊?”国君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孩儿有点不舒服。”少典鸾低着头说。

“呵呵,是心里不舒服吧?”

“哼,父王这是明知故问。”少典鸾撅起小嘴。

“该学地还是要学,长公主连给夫君做件袍子都不会,王族的脸面往哪搁?”

“父王!为什么一定要让孩儿嫁丁馗?听表姐说,她的父母让她自己挑选心仪的夫婿,而不是随便指个人让她嫁。”小孩子的耐心就是不够。

少典丹眉头一皱:又是澹台家的人!

“鸾儿,你知道为什么少典家能掌控王国过四千年?”

“难道孩儿不嫁给丁馗会危及王室的统治吗?”

少典丹也不着急,继续说:“先祖建国以来,无数公主与权贵联姻,以致于许多大世家都有少典族的血脉;而国内数得上号的家族也常常送最优秀的女儿进宫当妃子,加上大世家之间的联姻,王室与国内最有名望的家族已经很难分割清楚。”

“作为长公主,孩儿愿意听从父王的安排,为王室的利益贡献自己的力量,可那丁馗值得您这么做吗?那些宫女告诉我的都是真的?”十六岁的少典鸾听得懂少典丹说的。

“有些事情父王也不方便说,但孤能确定的告诉你,选丁馗做你的驸马完全是为你考虑的,孤不敢说他是这世上最适合你的,可他是孤能找到的人当中最合适的一个。

孤不知道你从哪些人嘴里听过丁馗的事,宫女们跟你说的确实经过内务司的审查,她们绝无虚言,毕竟你是孤的女儿,孤不会让骗子待在你的身边。

丁家最近两代跟王室的关系有些微妙,而丁馗那小伙子对王国忠心耿耿,就凭他敢带一千人马潜入敌后,帮助我军赢得关键的一场战役,足以证明他不会因私利而罔顾大义。

将你托付给他,孤放心!”少典丹耐心地给女儿解释。

“可有人说他是贪财好色之徒。”少典鸾话一出口就住嘴。

“哼,就知道有人在你面前嚼舌头!贪财之人会不顾自身安危冒死奋战吗?好色之徒会在新婚不到一个月就应征入伍吗?十九岁就突破到无畏骑士的丁馗能贪恋男女之欲?”少典丹板起脸来,“是谁跟你说的?”

“孩儿,孩儿……父王!孩儿不愿在您面前撒谎。”少典鸾咬住自己的下唇。

少典丹双手按住女儿的肩膀,沉声说道:“丁馗十六岁勇夺国赛前十,国赛之后便游历北国,据秘密情报称,他去过吕国和古元帝国,曾与古元帝国的南平魔亲王有一番奇遇;

十八岁那年才从北方赶回家中,与龙统帅义女成亲,之后就应征入伍成为二十一军团2o1师团第一大队第一中队长,成军不足半月便赶赴南沼州战区为国征战至今。

他从出生后到现在的经历孤都一清二楚,你所认识的人当中没有比孤更了解他的。你是相信父王还是相信其他人?”

“孩儿相信父王!”少典鸾毫不犹豫地说。

听到女儿这样回答,少典丹露出宽慰的笑容。

“好,老祖这么疼你的人都没有反对孤的赐婚,这世上还有比父王和老祖更爱你的人吗?”

这时少典鸾有点犹豫,显然心里经过一番挣扎才摇摇头,说:“没有。”

少典丹顿时明白了,能让女儿有这样表现的人就是她母妃,澹台玥。

“放心,你的大婚是两年以后,在你成人礼那天,有时间让你多了解一下准驸马。空闲时可以出宫走走,有时候陌生人说话更加可信。”

长公主十分聪明,少典丹知道她会自己去求证事情的真相,很多道理一点她就能明白。

“好的,父王,孩儿这就去学女红。”少典鸾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好好好,别让老师久等了。”

等女儿走出小院,面沉如水的少典丹才自言自语:“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王妃就是这点不好,为家族利益而无视孤的劝告。哼,其他家族就罢了,你澹台家未免想太多,即便封王子以后即位,元老院长老之位也轮不到你们。”

537医院预约挂号
荆门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广西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扬州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