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真尊传 第四百一十八章 狰狞的灵魂

2020-01-09 15:3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尊传 第四百一十八章 狰狞的灵魂

火光硕硕.照耀着秦风的脸庞.平淡而宁静.沒有荡漾起了一丝的惊慌.俩个黑衣人都死了.整个深坑内就剩下了两个人.秦风.还有萧漠.

萧漠远远看着秦风那平淡的脸.浑浊的眼睛.静静看着他.好久.好久.寂静的两人都很有默契.沒有说话.对视着.气氛一下子暗寂起來.

“咳咳.”

“咳咳.”

不约而同.两人都咳嗽了一声.打破了这片尴尬的境界.秦风微笑看了一眼萧漠.萧漠那冰冷的眼眸也出现了一丝尴尬.随即恢复了冰冷的神色.开口道:“小子.那个人去哪儿了.”

冷冷的声音响在了秦风的耳边.淡淡的冰冷弥漫上秦风的心田.秦风心跳停止了跳动.血液停滞了流动.灵力宛如蚂蚁爬行那般.艰辛地移动.每一步仿佛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秦风赶紧催动气旋.再这么下去.自己就真的要被冻结起來.心神暗淡.提不起一丝精神.玄极经快速运转.只有真魂境的玄极经已经够用了.灵力不断翻滚着.血气翻腾.捣乱了那股禁锢力量.一下子恢复了正常.秦风脸色不变.静静看着萧漠.好一会儿.

“要是想要动手.就动手吧.”秦风直接开口道.

动手.他早就准备好了.虽然不敢确定他到底有多厉害.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秦风目前遇到的厉害的人中.排名前几的.实力甚是恐怖.不得不谨慎对待.

一不小心就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狮子搏兔也用全力.而现在是兔子搏狮子.能用的力量都要必须用出來.这是生命死亡战斗.被这只狮子捉住了.下场就是他的腹中之物.

“小子.你确定要和我动手.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那个人的下落.否则.就打到你残为止.”萧漠阴狠道.

他的儿子被人杀死了.尸首分离.胸口还穿透了两个大洞.狰狞的模样.他身前经历了怎么样的事情.可想而知.

而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不在了.只留下这么一个小子在这里.这是要逃避他吗.

“小子.就算你不说.我也能会找到那个家伙的.杀死了我的儿子.想要那么简单就跑.哼.那是不可能的.只要他还在这个帝国中.就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不要以为去到的帝都就可以安稳无事了.”

“帝都也不是那么坚固的.死去了一个两个真魂境的家伙.我想帝都那些人不会说什么的.”萧漠淡淡道.一股身居高位.掌控一切的气势散发出來.俯视秦风.此刻的秦风.在他的眼中就是一直逃不出他手掌心的蚂蚁.

“微不足道的小子.你们都太年轻了.你还是乖乖说出來吧.趁我心情还沒疯狂之前.你还是从实招來吧.”看着秦风沒有一丝心动.萧漠声音逐渐变得冰冷.冷气蔓延到了秦风的身边.秦风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抬头看着萧漠.

“呵呵.”

微笑露出了秦风的脸上.秦风沒有丝毫的恐惧.一个小小的威胁就想要我秦风服软.秦风呵呵两声.你萧漠还是太小看我秦风了.

蔑视.

蔑视.

赤‘裸裸’的蔑视.萧漠读懂了秦风脸上的那丝笑容.嘴角抽搐了一下.牙齿磨叽磨叽

.发出了呲呲的上声音.手一番.一枚印章浮现在上面.缓慢悬浮到半空中.灵力翻滚.天地翻覆.风云变动.掀起了一番灵气风暴.卷席下來.秦风早就警惕他.

看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沒有多余的废话.手上的一记拳头轰出.咆哮声响起.震响天地.漆黑的夜空中.一只白色的猛虎突兀出现在秦风的身前.张牙舞爪.张开了狰狞的巨口.扑向萧漠.

“猛虎下山.”

秦风地下沉吟一声.猛虎向前冲击而去.张开了锋利的巨爪.对着降落下來的巨大的印章.两行凌厉的光芒划破了天际.印章上发出了叽叽的响声.坠落下來的印章停顿在那里.萧漠见到了自己的印章沒有奏效.冷哼一声.双手舞动.一枚枚印诀落在了印章上.

“给我压.”萧漠漠然一压.停顿住的印章轰隆一声.快速往下压.猛虎怒吼一声.巨大的头颅.狰狞的巨口.狠狠咬下去.咔嚓.咔嚓.

碎裂的声音响起.响在了两人的耳边.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上面.猛虎的巨口衔接在印章上.一道道花纹雕琢的印章.一枚红色的zǐ藤花盛放开來.妖艳的红.诡异的颜色.散发浓烈的杀机.

花瓣落下.朵朵溅起來的花瓣.化作了一张张惊恐.狰狞的脸庞.向天嘶吼.挣扎着.想要从花瓣中出來.可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花瓣飘落.落地融入了地面.融入了泥土.融入了黑暗.化作了一道道亮丽的眩晕.

“翔儿.是你吗.”萧漠看着那张惊恐挣扎的脸孔.低声沉吟道.

那张脸庞正是已经死去了的萧宝翔.融入了那么印章中.融入了那朵zǐ中带蓝的zǐ藤华中.化作了zǐ藤花.花落人死.人死.花不开.

寂静一片.偏偏掉落的花瓣落到了猛虎上.红色的花瓣消失.消失的同时.禁锢住了那道狰狞疯狂的灵魂.逃脱出來.看见了猛虎.死死捉住了它.张开口.狠狠咬下去.吞噬着猛虎的能量.咕噜咕噜声不断响起.一声声疯狂的笑声响起.

笑声恐怖而森然.癫狂中又带着无边的愤恨.仿佛在向老天抱怨.怨恨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为什么.

悲怆而心痛.

眼神暗淡无光.萧漠看着自己的儿子的灵魂.自己在他的面前.都认不出自己來.不可谓不悲剧.

“翔儿.你怎么了.”萧漠急切呼喊着.可是萧宝翔的灵魂并沒有听到他的呼唤.依然在不停吮吸着猛虎的能量.巨大的猛虎在他的吮吸之下.逐渐收缩.最后化作一点消散的能量消失在秦风的眼前.

吼吼

沒有了猛虎的阻挡.巨大的印章落下.伴随着萧宝翔的狰狞的啸声.轰然落下.秦风不缓不急地一跃而起.跟着向后快速倒退.印章轰隆一声砸落到地面上.地面坍塌.裂开.萧漠静静看着萧宝翔.模糊的眼睛.喃喃自语:“翔儿.你这是怎么了.”

狰狞的萧宝翔的灵魂呼啸着.狰狞向着秦风咆哮.阴毒的神色.看到了秦风的平静的模样.他更加捉狂了.仿佛他就记得了秦风.记得了秦风对他所做的一切.背叛的手下.身后捅刀子.结束了他的性命.一切的一切.秦风都是始作俑者.

高霸天最后一刀不过是顺手而为.真正的罪魁祸首正是眼前的秦风.该死的瞎子.

吼吼

吼吼

可是沒有了萧漠的控制.他肯定就御动不了印章.放肆咆哮.失神很久的萧漠.喃喃的神色不再.冰冷盯着秦风.了杀机弥漫.

他的儿子的灵魂.忘记了他.忘记了一切.可是还记得秦风这个瞎子.他來之前发生什么事情.萧宝翔遇到了什么样子的折磨.心灵受到了怎么样子的摧残.都在秦风的身上.

“好好.小子.你真的很好.原來你才是正主.原來都是你.”萧漠冷冷凝视着秦风.愤怒已经不可遏制了.

“呵呵.你看错了吧.我怎么会是正主呢.你看你的那个什么秘术.看看是不是我.我可是很善良的.而且.你觉得我一个真魂境出勤的渣渣.能够对你的儿子做什么呢.”

秦风毫然无惧微笑道.萧宝翔的修为可是真人境.而秦风呢.只有真魂境.这根本就是两个天地.就算是他的儿子断了一根胳膊.也不会那么笨.那么弱.栽在了一个真魂境的瞎子身上吧.

吼吼

吼吼

萧宝翔的灵魂更加愤怒了.仿佛听懂了秦风的话.无耻的秦风.到了这个时候还装.他就是在他的装作之下.栽了.狠狠栽了.到了死之前的那一刻.他才发现了自己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玩耍.

愤怒.怨恨.已经无法形容他的心情.

吼吼

“哼.小子.我不管你修为怎么样.我的儿子找上了你.那就不管是对是错的.你都要死.”霸道.一句话就掌控了秦风的生死.我要你死.你要死.沒有为什么.

轰的一声.印章快速悬浮起來.來到了秦风的头颅上.萧漠手狠狠往下一压.印章轰然落下.萧宝翔的灵魂咆哮而至.望着秦风捉去.

秦风脸色不变.手边拳.双手握拳.灵力爆发.一道汹涌的灵力漩涡出现在秦风的身边.荡漾起了一番风暴.秦风大喝一声:“崩拳.”

轰隆

拳头.印章对轰在一起.一道毁灭一切的风暴出现在秦风的身边.卷起了周围的灰尘.裂缝漫布.火光飘扬.秦风拳头快速收缩.另一只手.握拳.轰鸣而上.

“崩拳.”

“崩拳.”

……

拳拳轰鸣.印章轰鸣颤抖.萧宝翔的灵魂狰狞捉下來.顺着秦风的脖子捉下.秦风脸色微笑.手一伸.一道无形的丝线出现在手中.对着他的灵魂狠狠一拉.

“小心.”萧漠担心喝道.身子呢已经出现在秦风的身前.印章倾斜.挡住了秦风的身前.

宝鸡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金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呼和浩特权威妇科医院
北京治疗子宫内膜损伤的医院
运城癫痫病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