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话搬运工第六十八章此道是我开

2020-01-30 00:55: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话搬运工 第六十八章,此道是我开

“人剑合一!”

监控室里的人和烟飞雪一样,震惊无比。

先是隔空御剑,又是人剑合一,这是顶级剑师才能掌握的能力。

想不到此人看似平平无奇,居然是个剑术高手!

荆轲……么

监控人员们相视一眼,他们已经预料到了一个杀手界新星在冉冉升起!

……

651号参赛者,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大仲,刚进入地洞,望着眼前的新天地,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黄昏楼可真舍得花本钱,每年都要请传奇魔法师布置环境,这一晚的开销可就是上千万啊!真是不把钱当钱!”

一旁,大仲的队友杀手,一个名为“高万峰”的人说道:“黄昏楼哪里会让自己亏了?他们很快就会赚回本的。”

“哦,怎么回本?”

“四年前我有幸以铜牌资格进入决赛,决赛的内容就是让参赛杀手领取难度极大的高等任务,那些任务奖金少说也是千万起步,决赛成绩以一个月内参赛者的业绩作为基准,只要参赛者每个人做一次任务,一连四年的本不久都回来了,而且谁也不会只做一个任务,一个任务回本,两个任务就大赚了。”

大仲忽然想到什么:“对了,我听说比赛期间,参赛杀手执行的任务好像都是一九分成,黄昏楼九,难道决赛参赛杀手执行的任务也是……”

高万峰唏嘘一声:“唉~这就是资本家的丑恶嘴脸。”

大仲一怔:“这……唉~难怪很多实力强大的杀手不愿意在黄昏楼签约。”

两人聊了一会儿,终于把视线放在眼前的道路上。

“说起来,这道路真奇怪,好像刚刚形成不久,两边的石头是从天上掉下的吗?……”

大仲和高万峰对视一眼,皆警惕起来。

这时,一道持剑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就听此人说道:“此树非我栽,此道是我开。要打此处过,留下号码牌。”

“荆轲,是你!”

高万峰低吟一声,道:“这句打油诗编得……一点都不押韵。”

洛霄惊奇地看向目标的队友:“哦,莫非兄弟你对诗歌有所研究?”

高万峰谦虚道:“不敢当,只是略有涉及。”

大仲高声道:“喂,荆轲,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是我刚才没表达清楚,还是你的智商不足?”洛霄扬起虹光剑,“很显然,你就是我的目标,把牌子交出来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大仲冷笑一声:“笑话!大仲大爷会被你吓到?”

分光剑法!

洛霄用剑回答,虹光剑一挥,一化为七,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剑如花般绽放,像万花筒般迷人眼睛!

呼呼——

成千上万,密集的剑气如风般拂过两人的面庞,两人的衣服仿佛经过时间腐化一般,在剑风中化为粉尘散去,号码牌从衣服中掉落,被可柔可刚的剑风吹到洛霄手里。

“这两个号码牌,我就收下了。”

说完,洛霄御剑离开。

虹光剑发出的剑风扫过一个个杀手,除了遮蔽关键部位的衣物外,一切都被剑风粉碎,号码牌则尽数落在洛霄手里。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早说过你们没机会的。”

“明知努力没有机会,为什么还要努力呢?现在你们知道什么是绝望了吗。”

衣不蔽体的杀手们咬牙切齿的盯着洛霄,眼中怒火直燃,愤怒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该展现出来的情绪,但是对这个“荆轲”,他们只剩下这个态度了。

愤怒!

愤怒!

要更愤怒!

现在保持愤怒的情绪,是为了自保,为了守护自己的意志,这样大不了就是接受失败的结局。

如果一旦失去愤怒,意志就会松懈,就会把荆轲的话听进去,荆轲那张嘴比他的剑术还厉害,一旦把荆轲的话听进去,他们就会怀疑人生,结果就不是输了比赛这么简单了,他们赛后可能要去找心理医生!

唯有愤怒,这个杀手绝对不该展露的情绪可以救他们。

洛霄见这些杀手个个坚定地愤怒着,不受他的语言影响,只好放弃,反正他们也没号码牌了,相当于失去参赛资格。

“才9998个人,还有一个漏之鱼。”

洛霄是10001号参赛者,之前杀了季自当,参赛者正好剩下一万个,如今在这里的却只有9998个,还少一个。

“难道……”

洛霄忽然转头看向后方。

他迅速回到树顶,烟飞雪不见了!

“荆轲!你别乱动,你的队友在我手里!”

这时,地上传来一声厉喝,原来是除了洛霄和烟飞雪外,唯一一个衣着完整的参赛杀手——张狂,劫持了烟飞雪,企图威胁“荆轲”。

洛霄降落在地上,望着两人。

张狂捏着烟飞雪的脖子,烟飞雪也很配合的摆出恐惧之色。

“朋友,你叫什么?”洛霄以为这两人是一伙的,就是想演个戏,所以丝毫不紧张地问道。

当然,就算不是演戏他也不紧张。

张狂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张狂!”

果然人如其名!洛霄道:“放了她!”

哪怕烟飞雪演得再怎么好,再张狂再怎么狰狞,洛霄的语气仍然平淡。

“不可能!”张狂毅然否定。

洛霄故意露出不悦之色:“你这是不给我荆某人面子。”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就不救我,能不能正面给个回答!烟飞雪隐晦地翻了个白眼。

想到荆轲的实力,张狂头冒细汗,没底气地喊道:“要想我放人,先把号码牌交出来!”

洛霄劝道:“唉,以你的实力,拿了牌子也保不住,何必多此一举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嘲讽他!烟飞雪眼角一抽。

张狂气得快哭了,大声道:“闭嘴,给我!”吼得都破音了。

“好好好,给你!”

近万个号码牌丢向张狂,被后者一一躲过。

“你怎么不要?”洛霄故意问。

号码牌一个个跟飞镖似的,张狂若真接了,少说也得皮开肉绽。

张狂恼怒地看着洛霄。

洛霄道:“号码牌已经拿出来了,放了她吧。”

张狂大怒:“想让我放了她,除非你自杀!”

玩过火了!烟飞雪心道,利用她逼出几张号码牌不是没可能,但利用她让荆轲自杀?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先不说比赛不允许死人,荆轲会为她放弃性命吗?

不可能。

他们又不是很熟,顶多只是互相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连朋友都不算,谁会为了这样的人去死?

谁知洛霄道:“好!”

烟飞雪一怔:“什么……不要!”

一切都晚了,虹光剑往脖子上一切,人首分离,鲜血飞溅。

浏阳市人民医院
肇东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牛皮癣价格
榆林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潍坊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