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西楼一缕云

2019-12-04 12:5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裸的春意,溢满了一个温温柔柔的月夜。

静儿独守着寂寞空荡的春闺,坐在轻纱飘动的窗前,怅怅惘惘地望着窗外无垠的夜空。窗外,寂寞无垠的夜空里,一轮皎洁的明月,也静静如娴雅的处子,默默地泻下一片温温柔柔的清辉。娴雅的明月旁边,浮着一缕飘着寂寞的白云。

“鸳鸯独宿何曾惯?化作西楼一缕云。”此时的静儿,就像明月旁边的这一缕寂寞白云,一缕飘在春闺里的寂寞白云。

“阿辉,今天晚上,你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回来呀?”静儿浴在温温柔柔的清辉中,心里却在幽幽怨怨的叹息。略带倦意的静儿,终于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呵欠,然后关上纱窗,并拉上了窗帘。

打开电灯,立在床前的一面大镜子前,望着镜中面容有些憔悴的自己,静儿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像这样寂寞独守的夜晚,静儿早就度过了不知有多少个了。

静儿的丈夫阿辉是个出租司机,一直很忙,每晚都要到半夜才回来。

现在已经过了半夜。静儿望着映在镜中的自己,除了面色带一些病态的苍白,薄薄的粉色睡裙里面,性感的身材依然凹凸着动人的曲线。可是,夜夜晚归的阿辉,每次一回来,就疲倦不堪地卧床就睡,对躺在身侧的寂寞静儿,变得漠不关心,日渐冷落。

“难道我老了吗?不然,阿辉怎会……?”凝视着镜子里像病中黛玉似的自己,静儿的脸上浮起一抹苦笑,一对弯弯的蛾眉间,不知不觉拧出了一个解不开的小疙瘩。

“红乍笑,绿长颦,与谁同度可怜春?”愁绪促眉端的静儿,幽怨地看着镜中寂寞的自己,忧伤的眸子里,无声地流下了两行清冷的泪水。

“阿辉,你对我失望了么?还是你的心,已经变了?”静儿看着镜中完美无缺却寂寞孤零的自己,深埋的抑郁和哀愁,随着无声的泪下,在这寂寞空荡的春闺中,悄然幽幽地蔓延四散开来……

忽然,在这静静幽幽,凄凄凉凉的怨闺里,轻轻传来了钥匙插入转动的声音。惊觉的静儿如梦初醒,急忙擦干淌在脸上的泪,躺到床上,拉过粉色的被单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春闺的门被轻轻地推开,轻轻进来的,正是穿着白色T恤衫和蓝色牛仔裤的阿辉。

“静儿,今晚怎么还没睡?”见房间里电灯大开,再看床上睁着双眼毫无睡意的静儿,阿辉不由大奇,轻声问道。

静儿也不回答,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眼前面露奇色,负手而立的阿辉。

“怎么像哭过了,究竟怎么了,静儿?”阿辉坐到床头,两手依旧藏在后背,见到静儿湿湿红红的美眸,不由急道。

“没什么,只是心情不太好,快去洗个澡睡觉,你今晚一定又很累了吧?”静儿轻轻地回答了阿辉,眸子又是一红,泫然欲泣。

“哦?为什么?是因为我今晚回来的太晚吗?我今晚在外面洗过澡了。把眼泪收着吧!知道今天我给你带什么礼物回来了吗?”阿辉望着面前像多愁善感如黛玉似的静儿,面带神秘的道。

静儿一愣,不由破涕一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平时是我太忙,加上粗枝大叶,疏忽了你一人独守的感受。”阿辉藏在后背的双手终于伸出,露在静儿的面前,“静儿,今天,是我俩结婚一年的纪念日,也是你的生日,双喜临门哦!”

阿辉的手里忽然像燃起了一个耀眼的火把,让静儿顿感眼前一亮!寂寞幽冷的一颗心,也随之立刻变得火热起来。原来,握在阿辉双手中的,是一丛鲜红夺目,朵朵怒放的玫瑰!痴痴地看着阿辉手中这丛怒放的红玫瑰,静儿完完全全地怔住了。

“怎么了?你怎么看上去好象还不大开心?”望着痴痴发呆的静儿,阿辉真的急了。

“不,是太意外,太开心了!阿辉,没想到你……”静儿忽地一下子掀开了粉色的被单,猛然坐起,抱住了阿辉,眸子里刚刚才停止的泪雨,又纷落而下。静儿这次流泪,流的不是寂寞与忧伤,而是欢喜,惊喜,狂喜!

阿辉站起身,把鲜红的玫瑰放到桌上,然后,望着双颊飞红的静儿,随手关了灯……

外面夜空里那轮皎洁的明月,依旧静如处子,默默地泻下一片温温柔柔的清辉。漂浮在明月旁边的那一缕白云,已经飘在月中,镶着明月的清辉,如同一个温温柔柔的情人,依偎着多情的明月……

共 156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闺中幽怨描摹的细腻,深夜礼物刻画的奇伟,矛盾设置把握的准确。虽短,但不失厚重。【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01201415】

1 楼 文友: 2010-12-15 10: 0:02 支持你,上官竹,喜欢你的作品! 喜欢自由喜欢热闹喜欢高山流水小桥人家的你

2 楼 文友: 2011-02-16 19:09:5 文章一开始就引人入胜,人物细腻生动 喜欢写作

广南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可靠吗
沧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
河南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