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瓷圣何朝宗崢嶸歲月四百年

2019-11-09 03:30: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瓷圣何朝宗峥嵘岁月四百年

、鉴定、鉴赏何朝宗作品时均介绍何朝宗为福建德化人2006年4月14日,《瓷都德化》刊登了张先生《关于何朝宗的思考》一文,拜读后,认为张先生对何朝宗籍贯问题的提法值得磋商

张先生提到“让人遗憾的是何氏族谱并没有记载何朝宗的片言只字”我认为后所何氏族谱没有直写“何朝宗”的名字,不等于何朝宗不是后所人,正如现代瓷雕大师苏学金他的作品记号是“蕴玉”、“博及渔人”,陈其章号“万盆兰富翁”德化的瓷雕艺人、大师一般都有他们艺号,如果按张先生的逻辑思维,宝美村苏氏族谱没有“蕴玉”记载,苏学金就不是德化人了“何朝宗”的名字仅是他作品中的记号,还有“何来”、“来观”等,这些记号何氏族谱均没记载,这又如何解脱呢

再说后所何氏族谱早年被洪水冲走,现有这一残本是洪水退后从草丛中拣回来的一部分,后因破损经过修补而成珍本,但已是残缺不全,给我们研究何朝宗带来了很大困难

何朝宗是德化人,徐氏的调查结论得到厦门大学教授叶文程、美国古陶瓷研究专家何翠媚,以及国家、省古陶瓷研究专家们的共识和认可,同时,后所何氏的后裔亦认定何朝宗是他们的先祖我认为徐本章研究员等的研究成果是站得住脚的

因此,有的作家、诗人高歌德化瓷圣何朝宗,雕塑家们雕“何朝宗”为德化瓷圣作为纪念缅怀如果按张先生所说是真的,那德化的瓷雕家、作家、学者、诗人那就无地自容了

张先生提出的题目关键词在于“思考”两字,思者,计虑也,发虑在心谓之思;考者,在此应释为校、考证、考究,考据之意这就是张先生对何朝宗的籍贯、作品的用心之处对何朝宗的看法有异议,这是我们党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艺方针所允许的,但把前人的研究成果说成是:“移花接木地把乐陶何氏的祖先嫁给何朝宗”,这种简单、主观臆断的研究方法,而对何朝宗提出的籍贯质疑,是值得商榷的我得先请教一个问题,那就是:“德化乐陶村有没有何氏?有没有何朝宗?现我要提醒的是与乐陶一溪之隔隆泰社后所有实实在在的何氏人家,这何氏人家一贯称何朝宗为其先祖,而且至今没有人提出异议

张先生提的拮疑依据是:乾隆《泉州府志》卷六十六明艺术载:“……同时又有何朝宗者,不知何许人,或云祖籍德化,寓郡城……”;又一则,《福建通志》艺术传,陶瓷,明,载:“何朝宗,泉州人,或云籍德化,寓居泉州……”;《晋江县志》晋江乡土志:“有何朝宗者,善制陶像,人争宝之”我认为编写《泉州府志》、《福建通志》的先贤们的记述是忠于历史,因为何朝宗三字是刻印在他的作品中的代号,很少有人知道何朝宗的真实讳名和字名,志书出现疑问词“或”字,证明修志的先贤对历史是认真的,在他们这一代人无法认定论之前,留一个“或”字让后人考证先贤们用巧妙之笔法,把自己的观点伏笔于“贯”和“籍”来表明他们的看法这是先贤修志的常用笔法

古志说何朝宗是泉人,也有一定依据,据隆泰社后所何氏家谱记载,“何朝宗先祖何昆源,号德举,明洪武初从戎有功,为江西建昌府卫军,七年,调泉州府卫军领百户,补升总旗兵宫右营,其弟亦由江西调泉州卫,管海指挥右所,兄弟二人遂于督府口上州翰古庙左畔架屋居住,继而同架词宇于东街继十七年至二十年奉调命挥军德化屯种”何昆源在德化屯种,其后裔在隆泰社后所村繁衍,泉州有他们的祖先住宅和祖词,这是我们认识何朝宗籍贯的一种依据至于《晋江县志》把何朝宗收录其中,亦是理在其中正如,明凌辉御史,清邓启元榜眼,他们籍贯都是德化,后来,邓榜眼后裔定居安溪湖头,凌御史告退后定居尤溪坂面后人修志时,《德化县志》、《安溪县志》同时修录邓启元传略,凌辉的传略同时被德化、尤溪县志收录这县志规志法许可之中

张先生又提出,“连乾隆《德化县志》对何朝宗亦只字未提”清乾隆版《德化县志》没有记载何朝宗的名字,这是当时条件的局限,并非人为之故,乾隆《德化县志》不但没有把世界瓷雕大师何朝宗名留青史,连德化瓷器仅在《德化县志·物产志》货之属,与纸、蓝淀、茶、烟叶同等位置进行记述,记载全文仅81个字直至民国版《德化县志》关于德化陶瓷的记载还是按乾隆志原文照抄何朝宗精湛的瓷雕艺术魅力,招徕了全世界有识之士的青睐有“天下共宝之”的赞誉在德化志书中没有记载,按现在眼光看是太不公平了,如果从旧社会那等级森严的制度看,那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在建封建社会中,因土工、画工、雕工、铁工、木工等为上九流人物,在封建社会不论是三教九流,还是三十六行,反映的是小民生活,圣人认为“小民趋于利”,因而鄙视他们旧中国社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下品亦属九流之列,因此,何朝宗不能入县志理在其中,旧《德化县志》不仅是何朝宗没有入志,而且德化所有的陶瓷人物均没入志如果仅以有否入志就去判断一个人的籍贯问题,有失公允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