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最强决斗王 八十一章 扭曲世界

2020-01-16 16:31: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决斗王 八十一章 扭曲世界

感谢阿呆和彼方路人君的打赏。800

――――――――――――――

“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刻。”

冰冷,且夹杂着痛苦的话语从薄唇里吐出,带着浓浓的失望与愤怒。

湿润的海风拂过这处仅有两人的断崖,吹开一层薄雾,露出相互对峙的两位少女。白发红瞳,她们的相貌如出一辙,有着惊人的相似度。一个面色阴沉,眼角噙着泪水;另一个则平静的多,只时不时从望向对方的瞳孔深处划过一丝只有她自己才能理解的情感。

断崖下方的海水里是零零散散的巨岩,质地与边上的这处峭壁相似,它们的断口粗糙,像巨力撞击所致,也有平滑的,如同遭受过利器的切割。除此之外,水中还隐约漂浮着为数众多的怪兽尸体,以鱼族水族和海龙族居多,它们的血液从死后的身体里溢出,并融入到水里,将这片水面渲染成了紫红色。稍微远一些的海面上则飘着一头比巨大的怪兽身影,它有着修长如龙般的冰蓝色躯体和脖子,嫣红的鳍如剑帆般立在脊骨之上的位置上一直至尾,脖颈处边缘的位置凭空缺失了一大块,可怕的伤口处不断的流淌着鲜血。

这头怪兽在水里时不时的颤抖抽搐着,看起来似是还活着,但以脖颈处如此可怕的伤势判断,它的死去只是时间问题。

内洛法松开手,将那条被她用蛮力硬生生撕扯下来的巨大头颅甩在一边,转头,避开了另一位少女的质问眼神。

她看向了身旁的这片海域,注视着里面的尸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它们本应都是实力强劲的战士,不济也至少是活生生的生命和精灵,现在却都成了死物,凄凉的陈尸大海。

被她情的亲手葬送。

“为什么就一定要这样做不可!”被半身躲避视线让李白的怒火进一步拔高,她伸手指向那颗海龙族怪兽的巨大脑袋:“你就……那样的渴望看到鲜血?那样的渴望用你的力量去散播死亡?你有没有想过这是怎样的行径?它们都是精灵啊!被你我,乃至数dellit握在手中,视之为珍宝、伙伴、家人的存在原型!你怎么能对它们下得了手……?”

“白……”察觉到另一位白发少女的声音开始变得扭曲和呜咽,内洛法心弦猛的一紧,一股淡淡的绞痛从那里传递到脑海里。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做什么黑暗大邪神吗……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使用力量去造下杀孽吗?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不是说好的要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的吗……为什么突然……”

李白开始还能维持住愤怒的表情,但很,随着几滴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滑过,坚强迅速土崩瓦解,她伸出一只手捂着眼睛,缓缓的摊坐在地上。

她在哭,不只是为了生灵涂炭,亦有对平静生活的逝去感到难过,蕴含着对爱人性情突变的不解,以及对未知未来的迷茫和恐惧。

“白!”不忍心看到她悲伤的模样,内洛法,或者说天光焰,向前走了几步,两只手缓慢轻柔的抬起,想要将她抱住。

就像平时那样。

“别过来!”李白猛的探出另一只手,五指张开,抗拒的意味表露疑。

“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样了,不可能了,焰!”

“看看你想要拥抱我的双手吧……看看它的模样!”

惊愕的表情随着叱喝凝固在脸上,天光焰愣愣的看着地上的女孩,通过与那双纯净眼眸的对视,她看到了自己向她伸出的手,手掌上沾染的液体,那颜色就像是――

“就像是血一样呢……”

糯软的娇憨感慨从耳畔响起,愣愣的女孩扭过头去,在她身旁,李白围着一条棕色围巾偎依在她的肩膀上,眺望着天边的火烧云大呼小叫。章节文阅读

2016年的西班牙首府马德里,西贝雷斯广场,血霞为空气上一层暖色的光,来回的行人面带微笑,互相用暧昧的眼神观望着站在喷泉旁边的两位美丽少女。

对于民风热情奔放的伊比利亚半岛居民来说,这种暧昧早已不仅仅局限于男人和女人――他们早在将近十年前就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好漂亮!难以想象,我们本来只是来参观西贝雷斯广场……没想到能看到如此美丽的火烧云啊,焰你看,丰收女神雕像的脸都被染红啦!”

看得出来,李白对于能遇到这样难得一见的美景而十分开心,她平日里鲜少有如此活泼的神情,此刻脸上洋溢的微笑却让天光焰觉得比炫目,难以移开视线。

“你知道吗,这个西贝雷斯广场还有一个称呼就是丰收女神广场,部分马德里人在支持的球队获得冠军后都会在这里庆祝……球队?当然是皇家马德里了,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个卖零食的孩子,他身上穿的就是这队伍的球衣,我个人倒不是很喜欢这支队伍,总觉得那种政策并不像是一支单纯去考虑竞技的俱乐部,有种冷酷情的商人感觉,对了,焰有喜欢的俱乐部吗?”

“有啊。”刚刚消化完恢复的驳杂记忆,天光焰再度一愣,冲李白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你的蓝晶童实野。”

“蓝晶童实野是决斗俱乐部,我说的是足球俱乐部啦~是足球!”

“哦,那么就皇家马德里吧。”抛开脑海里那些沉重的东西,天光焰伸手抚了抚李白的头发:“傻瓜,卡牌决斗的影响力现在这么大,这个皇家马德里俱乐部如果有眼光也有实力又怎么会没有决斗分部……同理,蓝晶作为公司名义下的吸金招牌,又怎么可能只有决斗俱乐部一个分支。足球依然是很受欢迎的项目,你只是不关注卡牌之外的事物而已。”

“是吗?为什么不喜欢巴塞罗那?这几年他们明显踢的好?”李白却皱起眉毛,露出一个狐疑的神情。

“该不会是,你是因为看上了马德里的高大帅哥……”

“你要是再敢胡说,我就把晚上的娱乐挪到附近的公园里去。”忍住在大庭广众之下教训李白的冲动,天光焰抽抽眼角:“我的喜欢只因为他们穿的是白色衣服,就这么简单!”

“哦~~~”李白意味深长的拖了个尾音出来,伸手一撩脑后的微卷长发,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对方。

“白色……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对我示爱吗?”

“闭嘴,如果你不想我在这里做出什么让你难堪的事。”一边如此威胁,天光焰一边头疼的揉弄着太阳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台阶:“你之前不是喊了一路累吗,走吧,去那边坐一会……”

“好的。”李白点头:“把我们之前买的报纸给我,我可不想直接坐在那,冬天还没过完呢,会很凉的。”

《圣诞节狂欢夜――白皇率蓝晶童实野强夺决斗王杯》

看到自己从挎包里抽出的报纸这样醒目的封面,天光焰瞳孔微微收缩,脑海里如同响起了一道炸雷,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李白已经不见了,身边也不再是什么广场。

一个穿着简陋的中年男人站在她面前,身后立着一台推车,推车上满是堆叠的一层层的旧报纸和一些其他杂物,她自己则穿着一身墨黑色的长风衣,戴着礼帽和墨镜站在门坎内侧。

看起来,这只是一个可怜虫想要祈求一点她家里没用的废品。

“噢,天呐!我看到了什么?”那男人看到她手里的报纸后立刻发出了夸张的怒吼:“16年那赛季刊登了白皇满贯伟业头条的报纸!这是西班牙语?难以置信,小姐,你居然会有这样的东西,还保存的这么完整!我可以得到它吗?”

男人望向报纸的眼神充满了狂喜,他期待的等待这古怪女人的回复,发现对方动于衷之后愣了一会,反应过来之后则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当然,这不是要您像之前那样白送给我,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花钱买下它吗?您可能不知道这东西的珍贵……哦不,是纪念价值,这是距今三十七年前那个辉煌时代的见证产物,而且我本身也是那位的忠实支持者,真可惜,要不是她在满贯之后莫名其妙的突然失踪,肯定还能继续刷加可怕的记录……”

不管男人在一旁喋喋不休,天光焰暂时没有理睬他,她墨镜后的双眼在自己身处的这栋简陋房子里到处观察着,然后在挂钟下那处墙壁的位置停了下来。

那里挂着一幅日历。

“2053年8月11日……”站在日历面前,天光焰喃喃念出了被圈出的日期。

“距离零点反转事故到今天这个日子,差不多有二十多年了吧……”

“严格来说,是二十五年。”收废品的男子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口水,他不太了解这古怪的女人突然嘀咕这些做什么。

大白天,又是在家里,穿着打扮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居然还戴了墨镜……他老早就想吐槽住在15栋的这个奇怪家伙,今天这种欲-望是达到了颠覆――不过看在那份珍贵的报纸份上,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忍耐一下好了。

会选择住在泽尼特街的家伙目测不可能是有钱人,见识肯定也高不到哪里去,不然也不会拿着绝版纪念物品级的东西而不自知……不得不承认那位白皇陛下的影响力时隔了这么久依然会如此深远,这份报纸他若是转手卖出去至少能比得上做这种垃圾工作好几年,所以论如何,他都要……

“那么距离这一纪的回溯还有不到两年时间。”

“什么?”正在飞速盘算怎么说服天光焰的男人徒然听她蹦出这么一句话来一时间不由呆了一呆,然而没等他弄明白刚才那句话的具体含义,天光焰从衣兜里抽出的手――那只手握着的东西立刻又让他陷入到了比剧烈的恐慌之中。

那是一张卡,一张标准的黄底怪兽卡。

没有被标注卡名,亦没有卡图,属性、种族、效果描述栏以及数值什么都没有。

“至于么……”望着瘫软着靠在墙上不断颤抖的男人,天光焰摘下帽子,露出一头雪白长发,她一步一步的向对方逼近,嘴角挂着嘲讽的微笑,隐约还透露出一丝凄凉的味道。

“假如我在这段后的时间内还没有找到‘王冠’,你的消失也一样会被回溯,00年之前的你都不知道出生了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我害怕!”

一个柔软的躯体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她。

夜风吹过雨果大厦的顶端,将数蹙分属不同主人的雪白长发纠缠在一起。

“我害怕又一次的忘记你,又一次的忘记狮子甚至是大家……睁开眼又是那个懵懵懂懂的黑夜,自以为刚刚被系统送入异界,一所有……”

“你不是一所有。”她转身,也紧紧抱住了还在抽噎的半身。

“从那一刻开始,我便沉睡在你的心底里,沉睡在那牢笼的封印之中。”

“我会醒来――在王国之战的时候。”

“我会苏醒――在埃及神战的时候。”

“我会记起你――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总有一天能阻止这破灭的命运,系统和世界的崩溃总有一天能够被制止。”

“总有一天,我们能忧虑的生活下去……”

“真的?”

“当然。”

“可我会忘记你……”

“我也是。”

“……依然会爱上你。”

“我也是。”

“亦有很大的可能会憎恨你。”

“我不怪你。”

“甚至会杀了你――”

“我不怪你!”

带着决然的情绪与夜空中吼出后四个字,大厦顶端的两位少女猛的吻在了一起,她们的双手像钳子般死死的圈住对方,她们的双眼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对方,似乎是要永久的刻印下这终焉的一刻,她们脚下闪烁的霓虹开始大片大片的消失,星空开始黯淡,月色越发朦胧,记忆里,后听到的是――

一声钟鸣。

“呵!!”

大汗淋漓的睁开双眼,菲尔?内洛法从她的王座上惊醒,她喘息着,用一种惊愕、恐慌的眼神四处扫视着这处她早已熟的不能再熟的大殿。

为了特意安排好的、即将到来的客人,这里特意被驱逐走了所有的“外人”,仅仅只留下她,以及狮子男巫在这里等待。

原本应该是抱着掌控局的心态端坐在这里迎接的她,现在却陷入了可怕的迷茫当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段……这段记忆!?”

她痛苦的抱着脑袋,梳理着这一段突兀回想起来的记忆。

它是如此的……如此的庞大和驳杂,蕴含了那么多的丰富情感和经历,同时又沉重到仿佛要将她的大脑给压穿……内洛法不得不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可怕的嘶吼和呻-吟。

而就在这个时候,距离她正前方大约三十步远,那扇雕刻着邪恶危险魔神的大门,被推开了。

李白独自一人站在那道从外面透进来的光芒之中,她的影子从脚下延伸出来,不断的被拉长,直到没过了她的紫水晶高跟鞋。

“你知道吗,菲尔?”记忆里曾和她热吻的少女用冰冷陌生的视线望了过来。

“爱上你的那个瞬间,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刻。”

;

平谷金海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山西省人民医院怎么样
羊角风能治好吗
云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好
分享到: